嘘。我就睡一会。

【芥敦】欲此宵染


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是奸出来的感情,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初次见面的当晚,中岛敦用两箱啤酒摞倒了芥川龙之介,然后很有风度地送他回家,顺便免费住上了一宿。

欢愉到意识模糊的时候,敦居然还能清晰地记得他失控隐忍的脸,记得两人汗水交织时的炽烈热度,记得这个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和他平滑的人鱼线,无处不在散发着强大雄性致命的吸引。




醒来的时候中岛敦往旁边偏头,就看到他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散漫地抽着烟,侧脸沉在缭绕的烟雾里,特别好看。

敦眯起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眼神,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直白炽热,芥川一转头,恰好与他的眼睛对个正着。

两位一夜情的男主相顾无言。



敦意识到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打破尴尬,比如“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我现在没钱”之类的,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芥川就已经先一步道,“你叫什么名字?”

“……中岛敦。”

“我叫芥川龙之介。”男人说完顿了顿,有些好笑似的揉了揉敦露出的半颗毛茸茸的脑袋,淡淡地道,“都是成年人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中岛敦是医院在职的一名主刀医生,在刚刚被摸头的那一瞬间,他心里甚至也平淡地想:多巴胺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欢愉了一晚就爱上了一夜情对象好像不太可能。可他刚刚分明感觉心跳加速,这简直前所未有。可能是心脏出了什么问题……最近是要做做全身检查了。

于是他冷静地回答道,“成年人那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他动了动身体,坐起身,不着痕迹地吸了一口冷气,继续道,“就当昨晚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们两不相欠。”

芥川龙之介突然沉默了,敦以为自己的意思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叹了口气道,“反正也不亏,爽也爽过了,好聚好散……”

他停了停。

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被子松散地从身上掉落,露出的半边身体满是欢爱的痕迹,锁骨上的咬痕格外明显,敦又一次回忆起那双黑暗中覆满情欲的眼睛,和令人面红耳热的声音。

看到芥川的瞳色慢慢变深,敦尴尬地准备再拿被子挡住,手却被另一只手抓住,那股混着烟味和柠檬味烟糖的气息掠过脸侧,痒痒的,“第一次?”

一想到昨晚忍不住疼哭的自己敦就觉得老脸有点躁,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

“那就先别拒绝我。”芥川俯身将他抱起,敦的骨架很小,抱着很舒服,他看着敦因为惊讶猛地睁大的金色眼睛,哑声道,“先洗澡……别这么看我,再看我就不保证我还忍不忍得住。”

敦吓得不敢动了。




他没再对他有什么别的举动,克制地将他抱到浴室里,过了几十分钟当芥川都怀疑敦是不是溺死在浴室里的时候,打开门就只剩空空的还在滴水的花洒。

趁他不注意溜了吗。

芥川没什么意外地又摸了一根烟,低低地嗤笑出声,没什么表情地拿出了打火机。

挣扎着跑出去的敦医生突然打了个冷战。




过了一个月后,再次在医院里看到芥川的中岛敦是崩溃的。

靠在门上的男人不说话也足够吸引人,身上还披着……和他一样的白大褂,清冷的白色看上去分外禁欲,神情却似笑非笑,浅灰色的眼睛明明白白地倒映出他的身形。

“你好,中岛医生。我是新来的心理医生,我的名字……”他一步步向敦走过来,说到这里故意停了停,“……你还没忘吧?”

中岛敦懵了一下,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不记得了。你是谁啊?”



接着芥川就在他的办公室让他哭着喊出龙之介。




“做也做了第二次了……”敦咬牙切齿,气息有些不太稳,但依旧想像平常一样维持冷静,“你到底想……”

“我想要你。想占有你。想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男人哑声道,“你说的,成年人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

“……操。”

“如你所愿。”

“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吗,唔……”



眼前再次变得白茫茫时,唯有耳边的声音清晰有力地响在脑海里。

“我会对你负责,我说到做到。”

“那天你说你是第一次……”芥川轻轻咬了一下他通红的耳垂,“巧了,我也是。”



他中岛敦冷静禁欲孤身闯荡这么久,不期然竟毁于多巴胺分泌过量。

不然他怎么会觉得男人低哑又认真的声音要命的性感。



中岛敦,在任医生,性别男,性取向男。

芥川龙之介,在任医生,性别男,性取向男。



“反正我迟早要结婚,我觉得我俩挺合适的。”他笑起来,主动亲了亲芥川的唇。

“要不要……试试?”

评论(10)
热度(239)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