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我的野心和孤城

【德哈】give me a kiss..please


斯科皮一直有个疑惑。

他从来没看有看见过父亲德拉科亲吻过母亲,一次都没有。

德拉科对他说过亲吻的重要性。

“kiss是一种标记,意味着炙热的爱而非占有。”他还记得当时德拉科正低头整着领带,苍白的手指骨节分明,光影流转在眼里便显得尤为晦暗,却意外的柔和。

“所以,亲吻是很珍贵的,要留给一生中最珍视的人。”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亲吻母亲?

这个疑问,他憋了三年。

直到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有了答案。

那是个不高不矮的瘦瘦的戴着眼镜的男子。

他牵着他的孩子的手走进了图书馆,那个小孩看起来跟斯科皮差不多大,一双眼清澈见底,笑起来时跟他父亲别无二致。

他知道那个男子。

大名鼎鼎的救世主,...

配角


     他有一个女友,漂亮得人近皆知。而他本人却胖胖的,憨憨的,与他女友完全不相称。

     他每天都开开心心地拿着小饼干和糖果等在她教室门口,他下课早,她下课晚,于是每天都能看到一个笨重的身形等在教学楼门前。

     他女友却等到人都走完了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两人走在一起,他像是给女王拎包跑腿的,谨慎又卑微,还暗自欣喜。


     知道内情的都明白,他能讨到这样的漂亮女朋友,完全是因为他女友在和她喜欢的人赌气,而他也就是...

【芥敦】醒酒糖


#孩子已经饿得自割腿肉产粮了

#婚后设定,不炖肉,不炖肉(拿烟的手瞎jb颤抖)

#领取一下小娇气芥川先生。

那一天,中岛敦打开门,看到的就是一个被酒精掏空大脑的醉鬼。

“中岛敦 ”

醉鬼一板一眼地叫出他的名字。

“……?”

明明醉了却还是一脸正经的样子,讲话时的大舌音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

“你为什么不理我。”

芥川站了好一会,突然委委屈屈的开口。

真是太讨厌了。

看见这张冷静的脸上出现一丁点委屈的神情都受不了是怎么回事……

应该愤怒的,这么晚才回来,喝了酒也不说一声让自己去接他……敦咳了一下,像摆出自己生气了的表情,一张口却软了下来。

“哎。”

……中岛敦你的骨气...

【芥敦】橘子汽水

【你有没有在寒冷的冬天,朝玻璃呵气,小心翼翼地写下过一个人的名字?

——我有哦。】

我有喜欢的人了,头一遭。

在此之前,还未尝过动心是什么操蛋滋味。但看见那个人笑的时候一切无法理解的事突然就有了解释。

喜欢就是看见那个人,就会有一种真切的“活着”的感觉啊。

我喜欢的人比我大三岁,等校车的时候经常站我旁边。

也不知道是什么孽缘,他就这么陪着我从小学一直站到了高中。

一开始我很不喜欢他。

他个头不高,却总喜欢揉我头发,笑起来时一双金色的眼睛倒映着我的影子也干净了三分。一看就是家教良好的男生,很礼貌,有父母疼有朋友宠,明明只比我大三岁,却好像大十几岁似的,永远看我就像看小孩。

还是...

【武白】缘何

#久别重逢paro×双歌手

#考据党慎入!

白糖无数次想过他和武崧再次见面的场景。

是被揪住领子狠狠质问,亦或是将他暴揍一顿,揍得连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

当他从酒吧驻唱台上下来的时候,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匆匆地跟上他,给他递出了一张名片。

“你好,白糖先生。”

“……?”

“是这样的。”那个男人满脸堆笑,“听说过武崧吗?”

白糖的心突然被狠狠撞了一下,直撞地眼前有些发昏。

他勉强地回了一个笑脸,刚唱完嗓子还有点发哑,“……谁没听说过呢。”

“那真是太好了。”那个男人的笑容更盛,“武崧老师听完刚刚你的演唱很有触动,有意向和你合作一首歌,请问你愿不...

【武白·中秋贺文】礼物

#教室偷情最为刺激

#中秋快樂

“你小声一点!!你平时不是胆子很大吗!!”

“胆子大也不敢在这个地方——你疯了吗?外面的灯都还亮着——唔——”

教室里一片漆黑,两个人影在黑暗的角落里相互交织,月光从窗外透进来,光影交错间是烧红的耳尖,月光都怕惊扰了这个青涩、小心翼翼、又甜到骨子里的拥吻。

白糖模模糊糊地攥紧了武崧的衣领 ,喘了几口气。

太坏了……实在是太坏了。

明明说留到最后给大家关灯不知怎么就被他压在墙角亲亲,大脑好像都停止了思考,门都没关,过往的人陆陆续续地从门边走过,而他们两个衣衫不整地倒在地上,随便来一个人都能要了他小命。

幸好关着灯……不然通红的脸被发现了就太丢人了呜...

【芥敦·中秋贺文】罪

#病娇×ooc

#中秋快乐

月色的光辉像水一样流转在他的眼睛里。

我爱惨了这双眼睛。

而此刻泛着水光的样子更加勾人,身上遍布的暧昧不清的痕迹是我的杰作。而他是我最完美的艺术品。我这么想着,轻柔地吻在他的眼皮上。

我感觉到他颤抖了一下。

“你疯了……芥川。”

他咬着牙开口,声音被折腾得沙哑又虚弱。但即使是这样了背脊依然是挺拔的,他身体里有我怎么也揉不碎的东西,正因如此,我更喜欢他了。

“那又如何。”

我微笑着顺着他的鼻梁往下亲吻,他想要避开,被我强行扳住下巴不得动弹。

“不管你恨不恨我,你都是我的。”

我又一次狠狠地进入了他,他白皙的手指攥着床单,银白的头发散乱...

清冽的泉水、干净的镜子
柔软的樱花
兔子 豆腐 紫阳花
还有一枚樱花味的初吻

小姑娘泉镜花是由这些东西构成的

温柔和有趣是我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了。

你就是温柔本身。

引我入明火。


【芥敦】

     “虽然在下是自称在下……”手指缓慢地一颗颗挑开少年的衣扣,冰凉的手指与肌肤相触时能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栗,不由轻笑一声,低低的笑声像掺杂了高纯度的酒精,迷人又色气。
     悠哉悠哉地欣赏未经过人事的人虎银发散乱,被压在身下无法动弹的迷茫又潮红的脸色,解开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手停了停,沿着肌肤往上温柔又强硬地扳过他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
     —— “但在这方面,在下是绝对的上位者。”

【太中】

     ...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