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就睡一会。

【芥敦】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

    @Bei one 小朋友,祝食用愉快。


   ——陷入爱河的都是傻瓜。

        We're all fools in love.

校园paro/短篇/三视角/一心一意的恋爱悖论

【芥川龙之介】

1.

逼仄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醉人的酒气。

我死死咬紧了牙才不至于让自己发出声音,一直等到隔壁传来冲水和离开的声音我才稍稍放松了一点,随即低头看了一眼裤裆,绝望地闭了闭眼睛。

……酒精真是该死地要命。

被我压着死死捂住嘴的少年醉的迷糊了,只能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柔软的有些潮湿的东西在轻轻地蹭着自己的手心,那股热度几乎让我浑身战栗。

还能感受到十分钟前那股清甜的酒香在唇齿间弥漫,他乖巧地仰着头,露出纤细柔软的脖颈,任我予取予夺……

啪!

我心里猛扇了自己一个巴掌,大骂了一声禽兽。

可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可能因为我单身太久,我,对着一个同性,可耻地,硬了。

现在出去都很艰难,察觉到有人过来的时候我几乎是反射性地一手扣着少年的腰一边迅速躲进了最近的……女厕所里……

狭小的空间里温度高的令人窒息,我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低头看向了少年白净的脸。

昏暗的灯光下少年的轮廓格外清晰,发色是很少见的银白,脸色潮红,一只手紧紧攥着我的衣领,一双暗金色的眼睛像氤氲着水汽,看什么都模糊不清。

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还带着一点很熟悉的气息。

脸也长得很熟悉,我皱了皱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他到底喝了多少……我将心中涌起的一丝异样压下去,努力忽略自己身体的变化,冷静地俯身在他耳边说,“能听得懂我说话吗?”

他傻呵呵地笑了笑,边点头边偏头亲了亲我的咽喉。

我倒吸一口凉气,竭力控制住继续冷静地道,“听着,我不会害你,听我讲……”

我快绝望了。

因为他一路亲上来,亲到了我的唇角,还咬了咬。

被他亲过的地方都像火燎一般迅速地燃烧起来,酒劲儿有些上头,我使劲掐自己的手心,不得已又将他抵在墙上捂住嘴。

“你信不信我将刚才没做完的事继续干完?”

也许是我的眼神太过凶狠,他便没继续乱蹭了,乖乖地偏头看着我,湿漉漉的眼睛映出我的脸,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一个拐卖孩童的罪犯,满脸都写着十恶不赦。

我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什么声响,我心一横,拖下外套蒙头将少年整个头盖住,一只手打开门将少年横抱而起,闭着眼迅速冲出了厕所。

2.

将少年送上出租车之后我呆呆地站立了至少五分钟,然后才找回神,摇摇晃晃地顺着路往回走。

“你叫什么名字?”

“……中,岛,敦。”他窝在我怀里一笔一划在我胸口写,痒痒的,像小猫在挠。

我第一次庆幸自己自制力过人。

不知怎么我又问了一句,“……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突然不做声了。

我也没期待一个醉鬼能继续回答我的问题,在陷入沉默后,少年突然拽了拽我的衣领,低声说,“芥川龙之介,高二(3)班,喜欢无花果,讨厌盆栽……”

一字一句如数家珍。

我惊的差点手一抖没抱稳,“你……”

醉鬼嘟囔着,声音越来越小,“我就在你后面,我跟了你好久好久了,你跑的好快,你从来都不回头看我一眼……”讲到后面越来越含糊,还夹杂了几声笑声。

我心头大震,又仔细地看了看少年的面容,大脑始终空空白白,却又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然后我听到一声轻的像是要化在风里的。

“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呀?”

3.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很支离破碎的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后一直有个银白头发的男孩拼命地跟着,我打架他就做我小弟,我疲惫他就给我捶背,我摔倒了他就把我背起来……

可是太过熟悉了,反而面孔模糊,怎么记也记不起来。

只知道他身上有一股阳光般温暖的味道。

有一天身后不再有人跟着了。

我痛的流血也没有人再给我包扎,我转学了离开了那个小镇,这个人就像泡沫一样从我的记忆里渐渐消散了。

心也跟着空落落的。

我以为我不会再记起。

可现在却那么清晰。清晰的令人措手不及。

那些幼时都没有察觉到的心情突然一下子涌上来,还有那个荒唐的夜晚。

我对那个人产生了欲望。

这是我十几年来,从来没感觉过的心情。

几乎像洪水一样将我彻底淹没。



太奇妙了,酒后乱性和一见钟情。

或许不是一见了,很久之前我就为你动过心。

4.

我逃了三天的课。

我将所有以前都没注意过的成绩表都翻了出来,永远在我的名字下似乎都跟了一个人的名字。不管是竞赛还是统考……

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突然铺天盖地都是那个人的名字。

我低低笑了出声。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啊……

为什么到今天,才发现呢。

我慢慢蹲下来,捂住了眼睛。

5.

我问了中岛敦家的地址,去找了中岛敦。

敲开他家门的时候,看到开门一张错愕了一瞬间又重归于平静的脸,我的心突然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从未这样认真地看过他。

令人心动的眼睛,令人心动的鼻子,连嘴唇长得也很让人心动。我面无表情地想。

他比我更快一步开口,“那个,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他很紧张地攥了攥衣服下摆。

我嗤的笑出声。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他茫然地抬起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就已经接着冷淡地开口,像在讨论天气很好一般。

“除了恋爱。”

我认栽。

【中岛敦】

从记事起我就在追逐着芥川龙之介的身影。

他浑身上下都是生人勿近的气息,似乎没见他怎么笑过,可当他将另外一个挑衅他的人揍翻在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笑容。

明亮的,灿烂的。

好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我一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他像一匹离群的野狼,拒绝任何人的靠近,对于我他也无可奈何似的,可能因为我太缠人了。

最后他便也任由我了,当他第一次默许我站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激动地一晚上没睡着。


可是我好像一直在看着他的背影。

他的世界一直只有他一个人。

没有什么比一个孩子怀着不为人知的隐晦的炽热的,却无法宣之于口甚至注定无疾而终的爱意更加令人感到悲哀了。

我一直在看着他的背影。

他从未回过头。



后来我转学了,离开的时候没有说再见,甚至留一张字条都不敢。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追逐,我在彷徨。

说到底伤心的也只是我一个人罢了。

我这么想着。

直到上了高中,又碰上了他。


简直无法形容那种突然爆发出来的情感,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的心被随意地丢在路边,当我擦了擦再放回胸口,听见它重新跳动的时候——

它居然还是这么喜欢他。



可是他已经忘啦,忘得干干净净。

当我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的时候,他给出了一句疑惑的回应:“你是……?”

这样啊。

我看着他又一次离开。



那个荒唐的晚上我到现在还记得。

我在想那可能是战战兢兢了这么久的我做的最出格的事,也可能是这辈子唯一的放纵。

我喝了很多。

坐在出租车上我揉着眉心。

这就算是道别了。

我笑着捂住心口。

再也不要见了,再也不要想起了。




在我决定放下一切的时候他又敲开了我家的房门。

看见那张脸时我所有的心里建设突然一下子崩塌。

我努力发出平整的音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究竟紧张成什么样子,没说一个字心就要跟着一颤似的。

“那个,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他打断我,看起来很不耐烦。

我懵了,动了动唇,什么都没发出来。

“除了恋爱。”




这场长达八年的追逐赛终于画上了句号。

【与谢野晶子】

事情得从那个班级聚会说起。

中岛敦是我们班班长,我看见他似乎有心事,一杯一杯地猛灌,我坐在角落里冷眼看着,心里还默默计算了一下,从这到敦家的车程费。

喝到一半班长突然看不见人了。

我也没多想,只是班长消失的时间好像太长了,直美推了推我,“哎,班长去哪了去这么久。”

我也懒得再应付这个酒局了,站起身,“我去找找看,没准给拐跑了。”


没想到,还真的给拐跑了。

当看见那对狗男男从女洗手间里狂奔而出的时候我大惊,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里爆出来。

我操,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我定睛一看。


别以为你盖着外套我就看不出来啊!!!那个细胳膊小细腿的绝对是我们班长啊!!!!

抱着他的那个人我也认识。

三班的,听说打架很厉害,还是年级第一的成绩,连老师都不敢叼他。

这么一看长得还挺帅……

但这不是你拐走我们班年级老二的理由啊!!!快把我们班长放下!!


我刚伸出尔康手,我就看见我们班长热情火辣地勾住了三班那位的脖子……

我瞎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瞎了。



我没想到,过几天我就看见那个拐走我们班班长的王八羔子在要我们班班长家的地址。

?你以为我会给你吗??你做梦!!


“我们班班长的地址是……对就是那里……”

真香。

祝你们百年好合。


与谢野晶子,深藏功与名。

评论(8)
热度(153)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