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我的野心和孤城

【七夕贺文·芥敦】可爱鬼

*灵异paro!扛起芥敦大旗

*面冷心热街霸芥×小话痨鬼敦



1.

那是整条街的打架扛把子、不吠的狂犬,认识的都要喊一声“老大”的芥川龙之介收到的最意想不到的一个生日礼物。

他收到快递时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么大的快递盒子却这么轻,还没来得及用小刀划开,里面的东西就自己飘出来了。

没有任何阻碍地,轻飘飘地破盒而出。

眼前先是弥漫开白色的轻烟,随即慢慢形成一个人影,穿白衬衫的白发少年站在清晨的阳光里,刚睡醒一般伸展了一下胳膊,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开口,“你好,我是可爱鬼,我的名字叫中岛敦,是芥川龙之介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芥川愣了两三秒,冷淡地给予了回应。

“哦。”

然后利落地转身,想去睡回笼觉。


“哎哎——?!你不应该惊喜一下吗?”敦失望地飘到芥川身边,在他耳边大声逼逼,“我可是可爱鬼!!几千年都没几只的!!绝版的!超贵的!”

芥川皱了皱眉,揉了揉耳朵,“怎么死的?”

敦撇了撇嘴,笑眯眯地歪了歪头,“可爱死的。”

芥川已经懒得吐槽这只大清早跟着快递盒子一起过来自称是他绝版(?)的十八岁生日礼物的鬼,走进房间反锁上门便倒在床上闭眼睡了过去。

在他陷入睡梦后敦才透过门缝溜进来,冲睡梦中的芥川摆了个鬼脸,“嘁,轮回多少次还是一样讨厌。”


他坐在床沿认真地看着少年的睡颜,即使在睡梦中少年也是摆出戒备性极强的姿势,他知道芥川的安全感很低,睡觉总喜欢缩成小小的一团。他看了不知道多久,反正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够。

好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摸摸芥川的头,可是手一下子从芥川的发间穿过,他怔了怔,低头慢慢地温柔地抱住了芥川的身体,哪怕摸到的只有虚无。

“找到你了,遵循约定,化形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你。”

“生日快乐。”




2.

芥川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

他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在葬礼上,在墓地里......无数的魂灵在棺材边盘旋,或悲伤或憎恶或遗憾,他发现别的人都看不到,只有他能看到。

他说出去,他们都认为他疯了。

因此他愈发沉默,也并未尝试着与那些鬼魂交谈,他们很多都没有形状,只能看见一缕缕轻烟,中岛敦是他见过的唯一一只有名字且眉目清晰的鬼。

.....还是只自称可爱鬼的鬼,虽然没看出哪里可爱。


在他做饭的时候在耳边呱噪个不停,“哎芥川不能放这么多辣椒会胃疼的嗨呀小心点别切到手......”

在他大清早还在睡梦的时候就开始在耳边循环,“芥川醒醒不要睡啦要吃早餐啦不吃对身体不好.......”

在他打架的时候在旁边兴奋地大声喊,“芥川加油打爆这些狗杂碎”,在他受伤的时候又会显出极其复杂的神情,好像刀子不是捅在芥川身上,而是捅在他身上一样。

一天到晚嘴巴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好像不会累一般。

啊,也的确不会累。


在第五天被敦强行从睡梦中唤醒,芥川是个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了,他揉了揉凌乱的黑发,咬牙切齿:“...你烦不烦!”

敦被吼得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芥川便冷冷地翻了个身,“你别再跟着我了,我不需要什么生日礼物。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跟在我旁边,我都不需要。”

反正他一个人惯了。

长达三十多分钟的寂静,芥川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烦躁地坐起身,回过头,发现敦居然还没走。

一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原地。

少年垂着眼,瘪着嘴使劲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眼泪却啪嗒啪嗒往下掉,见到芥川起身嘴唇动了动,晃了晃腿,胡乱地抹了一把眼睛,小声道,“那我不烦你.....你能不赶我走吗?”

因为我在世界上飘零了这么久.....也很寂寞呀。

芥川心蓦得一软。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冷冰冰地站起身,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漠,“要来看我做早餐吗?”

说完就已经走出房间,没有回头,好像刚刚那句话是错觉一般。敦却猛地抬头,呆呆地盯着芥川的背影,然后猛地跟上去,“要!”


十分钟后。

“芥川我觉得你可以在这个煎蛋上用番茄酱涂个笑脸....哎可以涂个我呀!你看我你看我我很好涂的眼睛鼻子嘴巴然后旁边再涂个小芥川嘿嘿嘿.....”

.....他究竟是为什么心软??




3.

渐渐地芥川开始熟悉家里这只鬼的存在了。

每次当他回家时都能看见这只鬼以不同的姿势迎接他,有时候是倒挂在门拦上,有时候趴在沙发上,看着海绵宝宝然后哈哈大笑,有时候很乖地窝在床上,看见他就偏头笑一笑,露出干净的两排牙齿。

往常家对于他不过是个住所,冰冷也毫无意义。

现在有那么一点烟火气,家也一点一点地,显出家该有的温暖样子了。


直到那天他在外卷入枪战,浑身是血地回来,打开门时就看到敦惊慌的脸,他听见他的声音,颤抖的,带着哭腔的,“芥,芥川.....”

他歪头给他一个笑,想说一声“死不了”, 下一秒他眼前一黑,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向前倾倒,他看见敦想伸手抱住他,可却直直地穿过,他便猛地摔在地上。

失去意识前他看见敦还维持着那个拥抱的姿势,安静又悲伤。



4.

芥川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樋口。

金发的女子眼中含着泪水,眼圈通红,显然哭了很久,哑声道,“老大,你终于醒了……”

旁边的护士无意地提了一句,“她两天守着你没合眼了。”说完就急匆匆地走出了门。

芥川怔了一下,泪水落在洁白的被单上,樋口深吸一口气,便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姿态,“你醒了就好,我也该走.....”

她的手被另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紧紧握住。

“谢谢你。”少年偏头道,褪去了狠戾的外皮,那双深灰的眼竟显出几分温柔来。樋口动也不敢动,怕眼前只是一场幻觉,眼泪却又先一步又快又急地流出。

“......嗯。”


病房外,白衬衫少年模样的魂灵疲倦地靠在墙上,松了一口气般闭上眼。



5.

芥川回家时家里静悄悄的。

电视机是关着的,平常都会循环的一遍遍播放海绵宝宝,整个家都静静的,一下子的冰冷汹涌而来,几近要将他淹没。

他小声地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敦?”

没有回应。

像一枚石头落进大海里。

安静了一刹那,芥川才低头换下鞋,伤口还在渗血,他却先不等痊愈就回来了,家里却已经是空荡荡。他换鞋的动作突然顿住,然后低低地笑起来,笑着笑着眼圈就有点发红。

什么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小没良心的。



6.

敦不停地回应。

“芥川,我在,我在呀。”

他大声地焦急地一遍遍重复,绕着芥川大声喊,芥川像没看到他一样,叫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他看见芥川有些泛红的眼圈,一下子慌了阵脚。

“我没走,芥川,我在这里.....”

他听不到了,看不见他了。

他一下觉得浑身发凉,慢慢蹲下来。

他本就是作为一道执念存在,在人间做了这么久的孤魂野鬼才修得人形,却又因这次强行出手,本就不多的灵力已不再能够支撑他继续游荡了。

他明明知道后果,他会消散在天地间,魂魄都散的干干净净,从此,再不能轮回。



7.

芥川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敦就在眼前。

四周都是漆黑的,他看见敦冲他玩起眼睛笑了笑,初见般的干净温柔。

“芥川,我给你讲个故事。”

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朵长得很丑的小花,他很自卑,悄悄地将自己藏在花丛里。

然后呀,有一天这朵小花看见了魔神。那个魔神俯身摸了摸它的花瓣,它便有了灵智,它听见魔神笑着说,“好可爱的小花。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花屁颠屁颠地点头,这是头次听见有人夸它,它高高兴兴地做了魔神剑上的一个点缀。这一路,魔神剑吃肉饮血,它这才意识到魔神是个怎样残忍又冷漠的存在,但它已经离不开他了。

虽然他又坏又讨厌,可是谁叫它喜欢他呢。

当魔神遭受天谴的时候它替他承受了最后一击,用自身给本该陨落消散的魔神燃烧了轮回之路,魔神问小花,“值得吗?”

小花没来得及回答,便破碎成天地的微光。

醒来时他便变成了孤魂野鬼,为了心中残余的执念而存在。

芥川渐渐觉得头痛,很多片段一起涌上来,撑得大脑都有些发胀,他看见记忆里的.....那朵小白花......

敦安安静静地冲他笑,回答道,“值得。”





8.

“芥川芥川起床啦!!吃早饭吃早饭一定要吃早饭啊!”

“小心切到手!真是的,我不在你可怎么办啊”

“芥川我觉得你可以在这个煎蛋上用番茄酱涂个笑脸....哎可以涂个我呀!你看我你看我我很好涂的眼睛鼻子嘴巴然后旁边再涂个小芥川嘿嘿嘿.....”

“把芥川和敦敦涂在一起,就可以永远不分开了……”

记忆一点点流失.....

“我恨你,中岛敦,我恨你......”他痛得在地上打滚,“你要是敢让我忘了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发誓......”

最后一点回忆也慢慢消失。

敦的身影消散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好好活着。”




9.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芥川活动了一下筋骨坐起身,天还蒙蒙亮,他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却呆了呆。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

他疑惑地擦了一下眼睛,却没了睡觉的兴致,便起身走向厨房。

“一定要准时吃早饭啊。”

是谁这么细心地嘱咐过他?


是谁呢。

......想不起来了。

评论(11)
热度(79)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