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我的野心和孤城

借我一个吻。

——借我一个吻,我来渡你。

——算是对文野喜欢的角色一个存档吧。

【中岛敦】

清瘦的少年站在月光下,银白色的发尾微卷,一双本该冰冷残暴的兽瞳盛满午夜的月色,眼角带笑,便温软了三分,暗金色的河流在眼底静静流淌,平静又安和,下颔线却又是尖尖的利落的,透着少年独有的坚毅和执着。笑起来时唇角的小虎牙若隐若现,也不沸腾,像沉寂在夜色中的,柠檬味儿的海水。

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但在光线下,少年身后又是巨大的,孤傲难驯的老虎的影子。

它守护着他,或者说他们本就一体,一个在光明里睡着,一个在黑暗里醒着。

“即使头脑会糊涂,但血脉不会出错。”

『月下獸』



【芥川龙之介】

栖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看不见光,唯有杀戮是生存的全部意义。肤色苍白的少年沉默地站在贫民窟的尽头,浑身血腥气,发尾的一点点白色像舔上发丝的幽幽鬼火,冰冷又寂静的燃烧。暗灰色的眼睛映出的只有黑暗、血腥、残暴的往事,他本就向死而生,眼中囚着的是无间地狱。强大,而又形单影只。

他没见过光,所以在见到光的时候只想着扑灭它。他触摸光芒的肌肤全被烧灼得无一处完好,却依旧忍着疼痛将那点光也卷入无边的黑暗中。

“弱者没有生存的权利。”

『羅生门』



【太宰治】

穿棕色大衣的太宰坐在阳光下,穿黑色长衣的太宰坐在黑暗里,遥遥对视。

阳光下的太宰微笑着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歪着头一圈圈解开手臂上的绷带,柔软的卷卷的鬓发微垂,笑得分外真诚,笑意却不达眼底。

黑衣太宰偏头冷静地盯着对面的太宰,面色冷淡,手上玩着一把手枪,完美地融进黑暗里,像天生就应该属于黑暗一般。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然后站起来,稳步走向对方,两只同样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握在一起。

“你好,我是太宰治。”

于是就有了游走在黑白之间的青年,他最玩世不恭也最认真,最虚伪也最真诚,笑起来带着阳光般清爽明亮的气息,眼睛却比血色还要浓重几分。

“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

『人间失格』


【中原中也】

永远带着一顶仿佛中世纪英伦绅士般的黑色帽子,酒红色的卷发挽成一束披在左肩上,漂亮的青年靠在酒馆门口懒散地点燃一根烟,袅袅升腾的烟雾模糊了双眼,隐约是带着笑的,唇角愉悦地上扬,带着狐狸般的狡黠。

喝完酒耍起酒疯的样子也特别可爱,急躁又易怒,分明是在骂人,酒气一勾声音便带了一点沙哑和柔软。

身材不算高挑,却有铁臂阿童木一样的力气,近身格斗永远是占上风的一个,眼前的戴帽子的美人几乎是在被人近身的一刹那就能迅速反击将他踩在脚底。

“妈的太宰”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泉镜花】

穿红色和服的女孩乖巧地站在集市里,藏青色的头发,两条长长的辫子扎在身前,上面是两朵干净的小白花。女孩安静地站着,不说话,一直等,和发色一样的眼眸认真地盯着过往的人群,她的眼睛太干净,本不该看到太多东西。

可阴暗的天赋铭刻在她的灵魂里,镶嵌在她的血肉中,像无数双手要将这个漂亮乖巧的女孩拖进黑暗里。

即便如此她也想跟着光啊。

于是她亦步亦趋地跟着身前的人,为心中的微光不顾一切。

“镜花还会杀死很多人的”

『夜叉白雪』

【尾崎红叶】

撑着一把纸伞的美人在细雨中慢慢踱步,樱红的发丝挽在脑后,裙摆上是大朵大朵的彼岸花,每走一步花便翩然舒卷,宛若真的一般。美人笑的时候眼尾微微上挑,用胭脂红仔细地描了边,一笑便分外妖冶。

每一步都轻盈又诗情画意,却暗藏锋利的杀机。死在这样的美人手下的不计其数,美人美则美矣,却亦毒。

“镜花跟我走,不要相信男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金色夜叉』

os:没有写完全部喜欢的角色啦……我找找时间看看能不能补齐233还有国木田麻麻和乱步小天使xd

评论(13)
热度(118)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