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就睡一会。

绝对占有

  一直觉得楚子航这么清冷禁欲的人要是魅惑起来大概是....要命

  “路明非.....”
  他低声念他的名字,声音因为情欲而染上几分暗哑,以绝对占有的姿态更加深入身下人的身体,路明非闷哼一声,有些承受不了似的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块浮木。
他不由低低笑了几声。
.......像只小猫一样。

  黑暗中他的声音分外清晰,擦过耳边,致命地吸引。
  他温柔又强硬地扳起身下人的下巴,逼迫他直视他的双眼。

一双永远燃烧的黄金瞳,此刻,满满的,只有他一个人,再也装不下其他。
“叫我的名字。”
诱哄的语气,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淡漠表情,动作却愈发凶猛,直到路明非传来阵阵破碎的喘息和哭泣声。

“.....师,师兄。”
“楚子航,楚子航,楚子航......”

只能在我的身下喘息,在我的身下哭泣,别的人.....都不行。
金色的眼瞳慢慢深沉,像烈酒,销魂蚀骨,作无声的勾引。

因为路明非是楚子航的所有物。
是楚子航的殖民地。
是楚子航一个人的。

  You are everything I am thinking of.

      -占有欲与贪婪-

评论(7)
热度(288)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