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就睡一会。

【武白】你是不是暗恋我

*校园paro,风纪委员武×不良少年白

*一时兴起的小短篇,慢热xd



武崧和白糖的第一次见面绝对不算愉快。

那时候武崧冷淡地从走廊走过,感应灯倏忽亮起,明晃晃地打在他袖口上别着的“风纪委员”的红条上,一瞬间整条走廊都是寂静的,偷偷打游戏的男生迅速将游戏机塞到书下抓起笔一气呵成。

传说中会吃人……的风纪委员。

偏偏在一片寂静中响起一声响亮的:“哎操老子就要通关了别他妈晃我!”

大飞捂脸:“……”

白糖靠在椅背上姿势有多拽就有多拽,手指如飞疯狂右键,通关在即他不由加快了速度——然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从他手里将游戏机拿走了。

游戏机发出了一声垂死挣扎的嘎吱声,最后清晰的系统音响起,“GAME OVER.”

“高一二班白糖,扣十分。”

以及一声讨厌到顶点的淡漠的声音。

“游戏机没收。”



接着武崧和白糖就好像杠上了一样,每节自习武崧的目标都非常明确——而被盯上的人仿佛丝毫未觉,该吃口香糖吃口香糖,该拆薯片拆薯片,悠闲地不行。

简直就是无言的挑衅。

每个学期都会有这样的人,无视扣分,无视权威,却在要紧的时候虚心认错,忏悔真诚,再循环回原点,死不悔改。

这样的人武崧也见过不少,但至少都会在修理后面对他时有所收敛……但是白糖不一样。

不仅没收敛,好像更加——放肆。




于是每节自习课高一二班的人都胆战心惊地见到武崧和白糖火花四溅的对峙。

“口香糖好吃吗?”武崧靠在墙上,转着手中的笔,眼睛直直地盯着懒洋洋地晃着腿的白糖。

白糖没看他的眼睛,反而盯着他的手看……想象那只手在几周前是怎样丑恶地夺走他的游戏机,他歪头“啵”地一声吹出一个粉红色的泡泡,咧开嘴笑了一下,“好吃,草莓味的。”

武崧盯着他看了一会,也笑了。这是剑拔弩张的几周来白糖第一次看到武崧的笑脸,却并不是愉悦的笑,反而满脸都在写着“再多说一句话就爆掉你的头”般……春风拂面的笑。

他俯下身,在白糖发愣的一刹那抬起他的下巴,凑近低声道,“那就咽下去啊,没准更好吃呢。”

下一秒武崧迅速松开手,风轻云淡地往外走,“高一二班白糖,扣五分。”




武崧走后大飞才痛心疾首地转头道:“白糖你能不能别再作死了??我都替你捉急……”

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糖在笑。

笑容简直抑制不住,蔓延开整个眼角,金棕色的眼睛仿佛闪着光。

他笑着将书打开,“什么啊……臭屁精。”




两人的关系真正改变是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傍晚。

那时候白糖正坐在楼梯转角抽烟——武崧往上走时看到少年侧着头的身影,烟雾缭绕遮住了双眼,伶仃又白皙的手指夹着烟,他没穿校服,套了一件白t,领口松松垮垮地往下掉,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脖颈。

要命的吸引人。

“别抽了。”武崧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顿了顿,还是开口道。

这个时候整栋楼都没人,都赶去吃饭了,空荡荡的楼梯口只有他和白糖两个人。白糖听见他的声音时并没有感到多少惊讶,笑着咳嗽了两声,“伟大的风纪委员今天不扣我的分了吗?”

抽了烟后的嗓音有些低哑,撩过耳尖尖有点发痒。

武崧停住了,干脆不走了,转过身面对着坐在楼梯上的白糖:“你很想我扣你的分?”

白糖将烟头掐灭,准确地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再熟练地掏出一颗柠檬糖放进嘴里,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武崧没听清,扬了扬眉。

白糖叹了口气,站起身,一只手搭在武崧背后的栏杆上,微微凑近盯着他的眼,笑着说,“臭屁精,每天都说扣我的分……”

手慢慢游移,以一个更加亲密的姿势,好像单手圈住了武崧的身体一样。

“可是每周的扣分表上,除了游戏机,我怎么没看到过我的名字呢?”



武崧不太适应这么近的距离,偏开头,白糖的气息近在咫尺,他从来没有跟人站的这么近过,脑袋有点发懵,还没来得及消化白糖说的话,那一股柠檬味儿的热气就已经扑面而来。

带着一股子痞气。

“喂,臭屁精,你是不是暗恋我?”

任谁都能听出来的玩笑。

可当时他不知道怎么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去反驳,有一点点好笑似的便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下一秒便一个激灵,“你干什么!”

白糖的虎牙懒洋洋地磨蹭着他的锁骨,慢慢地向上,直到亲在他的下巴处停了停。

“烟后乱性。”他说。



得,不仅更加放肆……还学会以下犯上了。

他从来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心里产生了想要他的欲望他自然不可能别扭地装作那一丝悸动不存在,那就跟着本能去做就好了。

他伸手轻轻揉了揉白糖的耳朵,将这只不停撩拨他的小白猫一转身压在栏杆上,一瞬间便调换了个位置,白糖怔了一下,疾风骤雨的吻便落在他的唇上。

嗯。

柠檬味的。

很甜。



片刻后白糖喘不上气般眼角泛红,手指攥着他的领子,说话都不利索,“你……我操……不应该老子占主动权吗……”

他低哑地笑了笑,顺了顺毛,“以后不许抽烟,不许打架,现在不是乱性了,你是我的,记清楚了。”




交往后一年白糖喝的酩酊大醉时又提起这件事。

“哎……臭屁精……”他笑着窝在他的怀里,打了一个酒嗝,“之前你……为什么一开始,没扣我的分啊……不会真的暗恋我吧……”

武崧失笑,“不是。”他顿了顿,叹了一声,“只是当时想把分攒到一起再记你一大笔的,懒得分开记,太麻烦,所以就一直没扣你分。”

“操!!!”白糖的眼睛瞪圆了,“那就是我误会了咯!!那你怎么……”

“因为我觉得很有趣啊。”武崧的脸也有些发红了,低声笑道,“那我就想,那就误会着吧,我也不讨厌这样的误会。”



至今还能回忆起白糖当时凑近他,脸红红的,和那一股柠檬糖的清甜。

……太可爱了。



看着怀里的醉鬼,武崧愉悦地哼了几声小调。

要不要酒后乱性呢?

评论(14)
热度(259)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