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就睡一会。

【芥敦·短篇】RESET

*十八线的我,酷酷的我,用一根烟,点燃寂寞。

*清水小短篇,甜饼贩卖机

*reset,重启,清零。

为什么会这么冷啊。

怎么抱,怎么用力,都温暖不起来.....

他茫然地拥抱着怀里的身体,无措地不停对着胸口的血洞吹气,他听见自己发出了几声破碎的不似人类的抽泣,整个嗓子都像被刀子剜穿了,一张口便有滚烫的血液涌上喉口。

怀里的人气息一点点微弱下去,但还在笑。

“好了好了,别哭了啊……”那个人想像往常一样抬头安抚地蹭蹭他的下巴,“我不疼,真的......”

可是我好疼。

我好疼啊,敦。

他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眼泪却先一步流下来,一滴一滴落在怀中的人的脸上,然后滑落进他带血的衣襟。

“以后出任务的时候不要太勉强自己....药膏在房间柜子的第三层,每天记得涂一次肩膀.....”

“我不在你也要记得每天吃早餐,一定要记得喔……”

“是不是我太自私了?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呀……以后有老婆孩子了也不要忘了我啊……别哭,这么大的人了,笑一下……”

不要说了。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他猜自己的笑一定很难看。

怀里的人有些遗憾地小声说,“不能陪着你了……”眼泪从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里流出来,他动了动唇角,似乎也想继续笑着说完,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颤抖,芥川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

“我想陪你一起.....我想和你领养孩子......我想和你一起老死.....我想继续握着你的手逛街.....”

“芥川,我疼。你抱抱我,我就不疼了。”

一声嘶哑的哭声从喉咙里发出。

哭声越来越大,最后拉扯成尖锐的嘶吼,整颗心都被硬生生穿烂了一般,什么都听不到了,听不见了,不存在了,他死死地抱住怀中冰冷的尸体,血液沾染了满身,他将头埋在他敦没有温度的颈窝里,发出近乎绝望的悲鸣。

最后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了,只有无意义的只言片语。

我抱住了,敦,我抱紧了。

回来啊。

已经不疼了,再也不会疼了。

好半晌,他摇摇晃晃地站起,眼睛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他对着空气轻声说。

“Reset。”

他的背上又多了一道血痕,几乎要刺穿整个背骨的力度。他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甚至还温柔地低下头亲了亲敦的额头。

整个后背都是淋漓的血痕,添上新的一道,总共十八道。

周围的世界开始燃烧,崩塌,一切都开始支离破碎。

直到一声轻柔又无奈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芥川,起床了。”

他模模糊糊地睁开眼,中岛敦正站在床边,他猛地抓住他的手,敦愣了一下,旋即失笑,一双眼跟着完成两道月牙,他揉了揉芥川的头,“做噩梦了?”

他没说话,一个用力将敦拉近,然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含糊地应了一声,“......嗯。”

敦叹了口气,目光却温柔下来,安抚地一下下拍着芥川的背。

没过一会。

“!!你抱就抱,你干嘛脱我裤子!!”

“我想要......”

“不行,这次绝对不行......别动手动脚,唔......算了,你轻点.....”

日上三竿。

敦翻了个白眼,累得每块骨头都在叫嚣,他懒洋洋地枕着芥川的臂弯一会,才继续道,“我买了电影票,下午一起去看嘛?”

他身体一僵,然后迅速恢复了常态,“嗯,好。”


大屏幕上,特工拿枪指着全电影最大的反派,冷冷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反派笑了笑,“帮我转告一下莉莉,让她好好照顾自己,我已经娶了新老婆开启新生活了。”然后,他整了整领带,端庄地对准枪口,“开枪吧。”

特工愣了一下,“没有别的要说了?”

“与其让她难过,不如让她恨我。”反派露出了难得柔软的神色,“在我死后,请你把我剩下的财产都匿名转到她账户里吧。”

“值得吗?她会拥有新的人生,会拥有别人的孩子,会忘了你。你就只是她人生中一个骗财骗色的渣男罢了。” 特工皱了皱眉。

“哪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反派大笑。

还有五秒。

芥川的手慢慢握紧敦的手,看向大屏幕。

反派正笑着低声道,“只是我愿意。”

枪声猛的炸响整个电影院,芥川拉着敦猛地趴下,躲过子弹。敦吓了一跳,刚刚那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身边过去,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芥川便已熟练地拉着他趴着迅速走向前面的出口,“走这里!”

子弹往两人藏身的方向疯狂射击,敦顿时冷了神色,“是针对我和你的。”

“别怕。”

芥川拉着敦的手迅速走出门,几乎是准确地定位每个持枪手的位置射击,枪枪爆头,敦愣住了,“你.....”

“嘘。”

正在疯狂射击的男人回头,神色有些悲伤似的,却笑着道,“没事,只要我在,这次再也不会让你出事了。”

敦还没来得及理解话里的意思,周围一下安静下来,所有可见的枪手都被射穿,芥川冷淡地收起枪,还是一样的人数,八人,上次暗杀敦的狙击手也已经被他杀死,那这样是不是可以......安全出去了?

一道冷光闪过。

近乎本能的反应让他迅速将敦抱在怀里。

“砰!”

还有一个狙击手!

子弹穿过心脏,芥川此时心里还冷冷地想,原来前几次,敦经受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啊。

他持枪狠戾地回头,将暴露的狙击手射杀。

血花盛开,敦茫然地抬头看他,颤声道,“芥川....”

他短促地笑出声。

原来是这样啊……终止这个循环世界的方法。

那一天,他的爱人中岛敦为他挡枪,死在了他的怀里。在他决定一起死去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Reset。”

背上顿时像被扎穿一般,他疼的眼前一黑,醒来时,发现又回到了那一天早上。

第一次,他尝试不去电影院,带着敦离开横滨,却在火车站敦再次被杀死;第二次,他看着马路对面走过来的敦被货车碾死;第三次,第四次.....

他一次次看着爱人死去,又一次次重生。

无尽的,痛苦的,不死不休的循环世界。

而现在,终于不用再看着他死去而无能为力了。

“我爱你。”

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然后眼前一黑。

脑海里又响起一道声音,却似乎有些无奈,“可以了……”

“Restart。”




芥川百无聊赖地玩着手中的酒杯。

酒吧里人声鼎沸,DJ的歌声响彻整个舞池,他冷淡地盯着,寻找着此次的任务人物。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澈的少年音。

“这里有茶泡饭吗?”

他愣了一下,没忍住笑了出声,谁来酒吧吃茶泡饭?

心脏却以一个不可思议地频率疯狂跳动,他皱了皱眉,转过头,恰好看见正欲离去的银白色头发的身影。

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让他猛地站起追上去。

尽管从未见过,可这种感觉是这么奇妙,好像......

他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角。

心里却奇怪的柔软下来。

抓到你了。

“你好,我叫芥川龙之介。”


——那就重新来过。

评论(6)
热度(78)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