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就睡一会。

引我入明火。


【芥敦】

     “虽然在下是自称在下……”手指缓慢地一颗颗挑开少年的衣扣,冰凉的手指与肌肤相触时能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栗,不由轻笑一声,低低的笑声像掺杂了高纯度的酒精,迷人又色气。
     悠哉悠哉地欣赏未经过人事的人虎银发散乱,被压在身下无法动弹的迷茫又潮红的脸色,解开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手停了停,沿着肌肤往上温柔又强硬地扳过他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
     —— “但在这方面,在下是绝对的上位者。”


【太中】

       跨坐在自己腰腹上的青年白皙的脸烧灼的火红,耳尖尖都带着惊人的热度,却依旧像往常一样凶狠地俯身拽紧他的衣领,“做……做不做!不做我走了!”
      明明拽着自己衣领的手都在发抖呢。叹了口气,笑着握住他的手,慢条斯理地将他的手拿开,“中也在,害怕吗?”
      “才没……唔……”
      伸手用力压下他的头,自己顺势仰头吻上他的唇,将这个漂亮又急躁的青年接下来要说的话全堵在了唇齿之间,只消片刻便彻底掌握了主动权,这个吻纯粹又缱绻,轻咬了咬他的唇,透着温柔、专注与怜惜。
       没有黑暗也没有算计,只有深入到骨子里的抵死缠绵,恍若没有明天。
      ——“乖,一切交给我。”



【社乱】
     “!!不,不好意思,弄疼你了吗!!”
      “没事……我没关系……”
       忍着刚被人进入的不适,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脸不由笑出了声,他只稍微动了动自己便忍不住发出了低喘,看着身上的男人瞳色渐渐变深,却又怕弄疼自己而温柔地小心翼翼的样子,平日冷静的大脑便仿佛一片混乱。
     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姿态去取悦一个男人,放在之前定会觉得耻辱……但现在不一样,只要是他,什么样都,无所谓。
     手找到他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轻轻用牙磨了磨他的喉咙,感受到身上的人渐渐粗重的呼吸。
     ——“我都说,没有关系啦。”

评论(4)
热度(155)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