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我的野心和孤城

【芥敦】我也爱你

——只有上天知道。

子弹的爆破声与尖叫声哭泣声混合在一起,血染红了洁白的地板砖,野栗原趴在货架后,远远听见几声恼怒又惊恐的“fuck”。

就在几分钟之前,一群人拿枪走进了商店,两个出口都有人堵着,他们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

……疯子。

真是倒霉透了,野栗原牙齿打战,只能期待他们能不要那么早发现他,他打开手机,却发现通讯录空空如也。

他绝望地闭了闭眼睛,一偏头却在货架的附近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所有人都在尖叫逃逸,而那个人看上去却格外冷静……甚至有点不耐烦?

野栗原以为自己看错了,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看,那人穿着白衬衫,黑发尾一点缱绻的白色,右手拿着手机像在打电话,左手拎着菜,像一个正常的家庭主夫……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甚至还在货架里挑挑捡捡,有些不太满意的样子。


枪声越来越近了——

野栗原一咬牙,往那个男人靠近了一点,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求生的直觉让他敏锐地察觉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可下一秒,他就更加绝望地看到男人放下手机,闲散地走出去,暴露在货架外,一步一步向枪声密集处走去。

他疯了吗?野栗原几乎能想象出他被子弹射成马蜂窝的样子。看来今天必死无疑了。他想到这里,突然一股奇异的疲惫席卷了全身,他无力地蜷缩起来,捂住了耳朵。

不听,不看,不想。

反正也……无人在乎。

不知道多久的寂静无声,当野栗原疑惑地抬头时,那个家庭主夫样子的男人就站在眼前,衣衫略微有些凌乱,白衬衫有一道极其鲜红的血迹,顺着衣角滴到地板上,泛着妖异的红。

男人似乎在出神,察觉到他的动静微微垂了垂眼帘,递给他一张名片,似乎想挤出一个笑,努力了几下没能成功,只能平淡地开口,“无处可去可以找这个人。”


说完男人就转身走了,野栗原看见他的手指一直在轻柔地摩挲着那部手机的外壳,拿起来了一下,迟疑着,又轻轻地将它放在了口袋里。

地面全是散落的尸体。



后来野栗原进入了黑手党。

后来野栗原才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叫芥川龙之介,是黑手党曾经赫赫有名的一头凶兽。



芥川龙之介的爱人是一名同性,名字叫中岛敦。

野栗原看过他的照片,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少年,笑起来眼角像洒满了阳光,他有一双金色的眼睛,笑的时候眼睛弯成两个月牙,又甜又醉人,清爽又恣意。

也是在一个商店里,十五岁的芥川大杀四方,银白头发的少年打掉了他手里的枪。


野栗原又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芥川,他的背影消散在薄薄的光里,温柔地像去赴情人的约会,仿佛在清晨里他正常地买菜,正常地做饭,他的爱人坐在饭桌旁,看着他笑。

这个温柔的少年死在一场枪战里。

他死后,芥川便活成了他的模样。


后来野栗原才明白,芥川根本不是在听电话,电话里反复播放的是中岛敦之前的一段电话录音,少年清润的嗓音和着电流,“咳,早点睡,真的要说吗?……好吧,听好了哦,只说一次,我爱你。”

芥川一遍遍回复,“我也爱你。”

说给听不见的人听。

评论(10)
热度(94)

© 冷酷杀手白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